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金融

光伏谈判不需要义和团

2018-10-30 11:48:53

光伏谈判不需要“义和团”

SMM讯:当代义和团员们很快把此事当作西方做空阴谋的新证据,欧盟当初向光伏产品提供高额补贴是为了引中方入彀,取消补贴提高关税是为了让中国光伏产业破产,是全面做空中国,让中国从经济上彻底破产,光伏产业只是链条上的一环。

欧盟对中国光伏产品双反引发国内截然不同的反应,义和团式的愤怒与简单的反政府言论同时存在。

经过漫长的程序,欧盟委员会裁定,从6月6日起对中国光伏产品征收11.8%的反倾销税,如果双方不能达成协议,两个月的缓冲期结束后,反倾销税率将升至47.6%。

当代义和团员们很快把此事当作西方做空阴谋的新证据,欧盟当初向光伏产品提供高额补贴是为了引中方入彀,取消补贴提高关税是为了让中国光伏产业破产,是全面做空中国,让中国从经济上彻底破产,光伏产业只是链条上的一环。

另一类人永远站在政府批评者的立场上,从光伏产业的现状、地方政府对于光伏产业的热情、银行的廉价资金等出发,表示光伏产业走到今天是政府之手干预经济的必然结果,光伏提供了政府干预经济的负面例证,加速行业产能过剩、加速全行业破产。

两种极端思路异曲同工,舍弃证据直奔自己想要的结论,思维的简单化如出一辙。

阴谋论的大行其道,说明义和团员在话语权上占上风,这不是中国发展之福。阴谋论者或者因为视野狭窄,痛恨西方之余,认定西方的政体与中国一致,存在一言九鼎的领导人,所以西方对中国不利的决定肯定是某个老大哥在背后使坏。而另一些义和团员确实心存阴谋,有意以阴谋论讨好民粹,或者惟恐天下不乱难以浑水摸鱼,因此,有意忽略西方集团内部利益的不一致,有意不提上下游产业链的不同导致企业诉求不同,进入自说自话的呓语状态,终说出用海带进行海上战争的笑话。

简单的事实是,一个经济上彻底破产的中国,对于全球各国都是的威胁,中国过于强大对西方不利,回到清末衰弱不堪,则是全球的恶梦。要知道,中国既可以成为全球的引擎,也可以制造出全球数量多的经济与生态难民。

光伏产业反映的是中国经济结构转型中的尴尬,上游原材料与下游产品基地在外,以高科技为名从事高污染的制造业,本土清洁能源遭电垄断者拒绝,从技术到体制,诸多不顺,使得光伏产业成为依附于国际补贴的传统外向型产业。

解剖无锡尚德这只麻雀可以看出,地方政府的政绩冲动、金融机构对政府信用的狂热追逐、企业家的失信,共同造就了光伏行业这碗坚硬的稀粥,一旦国际市场出现任何风吹草动,低端制造业的价格恶性竞争便浮出水面。

不仅光伏行业,其他行业大都如此。

据韩国订单统计数据,2012年韩国造船业的订单量为750万CGT,以微弱优势中国的710万CGT,但韩国的订单额为299亿美元,是中国(154亿美元)的近2倍。

引用一段专栏作家周彦武关于造船业的分析:无论是引擎还是电气,主要设备全部都靠进口。全球有三个厂家可以生产超大型船舶用的低速引擎,2012年全球船舶低速引擎总出货量为8498MW,其中德国MANDIESEL市场占有率高达80%,芬兰瓦锡兰占18%,日本三菱占2%。中速引擎市场,2012年出货量为4481MW,芬兰瓦锡兰市场占有率48%,德国MANDIESEL占23%,美国大工程机械厂家卡特彼勒的子公司MAK市场占有率9%。其余则是欧洲和日韩企业,市场占有率23%。船舶电气被ABB垄断,中国造船业是钢铁业中厚板、焊接业的大集成。

韩国《中央》指出,韩国现代重工业近期表示,公司接到了5艘世界规模的1万8400TEU级集装箱船的订单,价值7亿美元(7700亿韩元),大笔订单来自中国排名第二的海运企业CSCL(中海集运)。中国造船业有1600多家,经济停滞、低价接单、盈利恶化的冲击比韩国更为严重。中国政府计划两三年内将造船企业大幅减少至500多家,预计大规模破产和被收购情况将不可避免。

据笔者了解,机器人、3D打印技术等方面无不如此,机器人的所有核心配件需要进口,3D打印的核心设备、打印材料、电脑软件大多靠进口。2012年末,光伏产业风声鹤唳之时,利用太阳能发电的热发电项目通过了科技部的现场验收,正式发员运行。虽然该技术无法挽救光伏行业,起码说明了中国的太阳能技术在起步。

这就是中国制造业的现状,我们承认事实,才能制订出脚踏实地的规划,才能步步推进,中国制造业的核心优势是价格与产业链,而非技术,建立标准化的值得信赖的产品,而不是成为技术上的宇宙强国。

具体就光伏行业而言,打破电垄断鼓励清洁能源,建立碳交易市场,让清洁能源可以转换为真实的赢利,建立分布式发电系统,改变发电在西部、用电在东部,途中全损耗的局面。

6月14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,提出重点拓展分布式光伏发电应用,电企业要保障配套电与光伏发电项目同步建设投产,优先安排光伏发电计划,全额收购所发电量,保障补贴发现等,从技术与市场上将光伏产业的未来转向了内部市场,以期改变一味依赖欧洲补贴的做法。

政府反对者则有意无意忽视了民族国家捍卫自身利益的重要性,将一切恶归结于政府管制,漠视国际商战、金融战等现象的客观存在。政府较理智,面对欧洲光伏双反,选择葡萄酒进行反击,不失为一次较好的试探。

政治上争取权益是一回事,但把所有经济问题往政治上靠,是极端主义的民粹开端。反智永远存在,义和团永远不会消亡,但如慈禧一般为了政治目的纵容义和团,甚至捧为爱国表率,则是超越界限的弄权行为,终会遭到反智者的重创。义和团就是的例证。

深圳搬迁
广州自考
机房防静电地板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