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法律

东莞市长不敢打包票不发生涉黄发现1单查1

2018-10-28 11:49:47

东莞市长:不敢打包票不发生涉黄 发现1单查1单

央视《1+1》2014年4月8日播出的《袁宝成:东莞之问!》节目中,东莞市长袁宝成谈到色情行业是否会死灰复燃时这样说:“我们是能够做到,就是说发现一单查处一单,你让我今天给你打包票说,永远不可能发生,一单都不可能,实事求是讲,我今天还不敢说这个话。”以下为文字实录:

(节目导视)

解说:

今年两会,他被无数围堵,但却一言不发。

袁宝成东莞市长:

我在北京被媒体“嘿嘿”了一下。

解说:

东莞扫黄之后,市长袁宝成接受我们的专访。

袁宝成:

你让我今天给你打包票说,永远不可能发生一单,一单都不可能,实事求是讲,我今天还不敢说这个话。

解说:

经济要增长,百姓要生活,城市要形象。

袁宝成:

我作为一个市长,如果没有压力是不正常的。

解说:

扫黄到底给东莞带来的影响有多大,《1+1》白岩松专访东莞市长袁宝成。

白岩松:

您好观众朋友,欢迎收看录播的《1+1》。在季度,如果说中国人关注的城市的话,广东的东莞一定可以排的非常靠前。今天我就在东莞,要采访东莞市的市长,不过咱们还是要从之前的关注开始说起。

解说:

今年2月,一系列关于东莞部分酒店的报道,让东莞这座城市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。3月的全国两会,东莞市市长袁宝成也成为了们争相采访的对象。闪光灯下,面对们一个又一个问题,市长袁宝成一直面带笑容,而这样的笑容,也被们描绘成以“嘿嘿”做答,于是东莞市长就被一些媒体称为“嘿嘿市长”。尽管事后袁宝成回应说,自己当时并没有嘿嘿,而是被“嘿”的,但是在当时面对“涉黄问题怎么样了”?“东莞失业情况严重吗”?“东莞经济能不能达到保九的预期目标”等们关心的问题,袁宝成的确没有给出明确答案。

白岩松:

两会期间的时候,很多围追堵截您,然后有了“嘿嘿市长”,其实你当时没有“嘿嘿”,你说的是电梯怎么这么慢,当时不太愿意说,为什么现在可以说了,你是怎么走出来的?

袁宝成东莞市市长:

坦率讲,我是没思想准备,因为我本来以为这个事件,已经过了一段时间了,我们也已经严厉打击了,以为这个事情会有关注,但是不会有那么大的关注度。第二,有些案件,犯罪分子还在追捕当中,我讲太多的话,对案件侦破可能会有一些影响。同时,又确实在一种特定场合的问题,有一些问题可能是容易让人产生歧异的。

白岩松:

不一定有准确的数据,但是你应该心里大致有数,一季度东莞的经济到底有没有受扫黄的影响?

袁宝成:

我觉得这个问题可能是,全国很多同志都关心这个问题,我今天下午才把有一些大的数字,才刚刚拿到手,那么应该说,大家确实说特别担心涉黄事件以后,对东莞的经济会带来很大的冲击,其实我一直有一个基本的观念,涉黄事件对东莞经济的总体冲击是不大的,特别是统计的角度。但是客观上,对于东莞的间接的影响,我认为是存在的,不可能一点也没有,你总要消费吧,酒店总要经营吧,肯定会有影响。到现在为止统计口径出来的数字,基本上可以说吻合我现在刚才前面那个判断,关键我们现在有几个特别好的数字是工业用电,工业用电我们整个3月份的工业用电。增长了十三点几,超过我自己的预料,我们本月的出口,据海关的一个初步统计,具体数字现在还没有完全公布,但是也是令我想不到的理想。

解说:

城市的经济,背后是市民的生活,东莞的经济发展动力从何而来?就在被媒体曝光部分酒店涉黄之后,有媒体还报道了这样一组数据。2013年,东莞市GDP上升至5500亿,而在东莞的GDP中,包括了整个地下色情产业和其直接、间接相关联的行业,据估算有500亿元左右。这样一个数据,随后被很多媒体转载和讨论,我们的疑问是,这500亿的数据,到底是不是真的?

白岩松:

我也看到了有媒体在报道,用这样的一个数据,在2013年的时候东莞的GDP是5500亿,他说涉及到与色情有关行业的整个链条也许接近500亿,您怎么看待这个数字?

袁宝成:

说实话这个数字我也非常关注,因为我自己看到这个数字以后,我自己早早地了解过,我说你们统计局给我统计的有那么多吗,他们统计局同志也讲,他们说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统计过,所以这个数字说不出来,但是我觉得,任何国家也好,城市也好,可能叫做灰色产业、地下产业,客观上可能存在这个数字,但是政府实事求是讲,我们真没去统计过这个数字,但是我们有一个酒店娱乐业,以及桑拿按摩业等等,就是我们有个统计口径是整体在东莞的经济总量是占到1.5%,就是83亿。那83亿什么概念呢,就是说这83亿并不是全部都是用来搞黄赌毒的,大家算得出来,这个产业本身比例不大。

白岩松:

我听了一个小细节说很有意思,今年说东莞其实经济发展的压力反而更大,为什么呢,这里有这样的一个联想,如果你要发展得不是很好的话,别人就会说,你看你看色情业一打,你受的影响很大吧,只有发展得甚至比以前更好,才可能改变人的这种想法,你有这种压力没有?

袁宝成:

实事求是讲,我觉得我作为一个市长,如果没有压力是不正常的,但是我的经济发展有它的规律,并不是说我们领导人头脑一发热,我们喊一声发展就发展了,我们基本的判断,为什么我就说我对我们经济发展有信心,就是因为那么多年的经济积累,特别我们这几年的转型升级调整的基础,我认为有基础了,为什么我说我不愁今年的经济发展总体情况,我还是有点底气的。我们光今年的重大项目156个,东莞的出口依存度,173%的出口依存度。今年我感觉到,西方经济好像开始回了一点了,东方中央政府对经济的7%到7.5%这个区间是基本保住的,这两个基本数字在,我的信心也在,当然如果前面东西方两个数字都往下走,我是神仙,我觉得我也管不住。

解说:

珊美路,曾经是东莞市厚街镇繁华的一条街道,如今却人群稀少,很多小店都贴出了“店铺转让”的字条。

小吃店老板:

人越来越少了。

你觉得每天比以前少多少?您以前的时候是什么状况?

小吃店老板:

以前都是满的。

空了三分之一,那以前呢,以前没有空的?

租客:

以前都是满的,以前空的话只空几间房。

化妆店老板:

(以前)都排队化妆,都化不过来,不过现在都没什么人了。

那有没有想过说不定过段时间又好了呢?

化妆店老板:

别人是这样说。

原标题:东莞市长:不敢打包票不发生涉黄发现1单查1单

原文链接:

稿源:中国广播

作者:李江雪

碧桂园龙海壹号
防爆窗
中海御景台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