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汽车

人民网评:辱母刺人案,亦揭开中小民企融资之殇

2018-11-09 18:32:30
人民网评:辱母刺人案,亦揭开中小民企融资之殇 这个周末,朋友圈满屏皆是“刺死辱母者”——22岁的于欢,用带血的刀刃捍卫妈妈的尊严,被判无期徒刑。

舆论空前一致的愤怒,让检迅速回应并介入调查。

但是,需要重新审视的,不独是于欢母子的遭受,更是他们所代表的中小民企身后,无法逃避的民间借贷噬人的狰狞。

于欢之母苏银霞,为了让命若游丝的企业继续喘息,向所谓地产商人吴学占借月息高达10%的高利贷以周转,尽管此后偿还额相当于本金两倍,仍无法彻底清欠。

于是,涉黑团伙的暴力催债张狂登场。

让于欢举起那柄绝望水果刀的,不仅仅是非法拘禁和极端侮辱,也是民间借贷滋生的贪婪与无耻。

于欢一案,将隐于地下N年、始终禁而不绝的民间高利贷恐怖行径,也将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本日、中小企业面临的资金周转困境,统统大白于天下。

类似的暴力催债事件,在长三角、珠三角,几乎每天都在隐秘中发生…… 苏银霞为何不向银行借贷,而要主动踏入可怕的高利贷陷阱,甚至有报导说,她本人也涉嫌介入非法集资。

那么,这张网究竟有多大?捕住了多少民企? 很多小微企业,在正常融资渠道中走投无路。

尽人皆知,银行钟情的信贷对象,要么是国企,哪怕亏损也不怕贷不到款;要么是长盛不衰的房地产。

而民营企业,特别是中小企业、小微企业,要从银行借贷,比登天还难。

银行也振振有词,借钱给民企风险太大,一旦欠债不还,法院常常一摊手:执行太难。

于是,地下钱庄这个毒瘤,在小微民企旺盛而无奈的需求下,越长越大。

在惊人的厚利驱动下,涉黑性质的暴力催债此起彼伏。

那末,面对民间高利贷肆无忌惮的嚣张,一些地方政府和警方何以无所作为? 国家规定的合法年息上限不是36%吗?而各种高利贷早已严重超出,有法律界人士评价,吴学占从苏银霞手中获取的大部分本息,已是非法所得,不受法律保护。

然而,接获报案出警的民警,面对催债人的卑劣行径,却极其轻描淡写,“要账可以,但不能动手打人”,竟然随即离开,置苏氏母子安危于不顾,悲剧于是产生。

事实上,高利贷的获益者,常常不只是放贷人自己,为了保障“非法”生意的安全,这根利益链条常常会把某些官方人士环绕进来。

有厚利可图,为“非法”撑开保护伞的那些气力,足以使放贷人猖狂。

民间高利贷侮辱和伤害的,不仅仅中小民企,还有在他们提供的大量就业岗位上勤勉养家糊口的普通打工者,更有正在努力通过脱虚向实、寻觅靠谱动能的中国经济。

就在刚刚结束的全国“两会”,李克强总理在记者会上首先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